闲。

一承受无法通透的爱意—

-承受无法通透的爱意。
大概是一个小脑洞,ivlis第一视角。
我深爱着向日葵,也许是与太阳外貌相近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内心仅存的执念,我偏爱着它们。
即便我置身在无止尽的黑暗,魔王特有的自愈能力让我能够在某个人渣的手下苟延残喘着。从城堡外射入窗户缝隙中照亮阴暗的那几束炽热的阳光缺却总能令我…无比温暖,尽管它是那样的微细,仍旧是要比被任何感觉都更为舒适。
我总是会悄悄的跑出去。当我抵达经过自己精心挑选,不会轻易被他人发现的裁种地点时,我才会将紧紧揣在怀中已经稍显破旧却仍旧能够盛满生命之水的蓝色洒壶拿出,小心翼翼的为它浇上适当的分量,仿佛是在呵护自己的亲生孩子般培育着。
强制性频繁的熬夜导致眼袋下的黑圈十分繁重,因此而显得有几分病态的精神不佳。当我弯曲膝盖蹲身下来用这双疲惫的眼瞳仔细凝望它时,瞳孔深处炽橙的温柔总像是要满溢而出。
我开始庆幸这种怪异的心理作用。我感受到他与我同在,就连压抑在胸膛许久的抑郁心情都分散了些许。
寒冷的天气总和这漆黑一片的世界相搭,刺骨冷风在耳旁肆意的呼啸着。
-有什么在虎视眈眈…?
我眯起眼瞳警惕了几分,抬手屈指将围巾拉拢试图获取温暖的同时也在掩饰恐惧。
-…不要是他,千万不要。
对于被那位发现外出窜逃的后果心知肚明,心底高悬的石头被猛然从身旁窜过的紫色怪状生物吓到直接重重摔在了心脏内壁,就算不是在做贼也仍旧心虚得坐倒在地面。
那个家伙…把花叼走了?!、
我在内心惊叹,愣神的几秒时间那个怪物已经将自己心爱的花朵咬在了口中,接下来的…是亲眼目睹的撕扯、啃咬在相互交错。
神经被麻痹了。我无法做出更多反应,失去聚焦的瞳孔变得失神,就连耳朵都出现了短暂的失鸣。
我憎恨这种心理作用。
“真是没用啊,废物。”
熟悉却又无比生疏的声音赫然回响在耳旁挥之不去,愣神片刻的慌乱神经开始交错变得更为杂乱,我能够感受到自己残缺不全的身躯都在不稳的颤抖。
…神,是神,是他…。
沉重压抑的情绪在一瞬如潮水般涌出,在四下无人的环境中。我不忍将眸子微微收敛…有什么东西想要从中发泄似挤出。
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
那是我深爱着的…
我深爱着的…
滚烫的暖流从眼瞳顺着脸颊缓缓流下,一层薄雾在视网膜前形成模糊了视线。深埋在脑海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潜藏在深渊之底的光芒被黑暗包拢,再也无法透露出分毫亮光。
嘴上像是被支配般呢喃着无意识的话语,抬腕用掌心擦拭着源源不断的泪水。一心一意的忏悔也无法将攀上脊背的罪恶消散,恍惚间却是有两只手臂从身后两旁伸出,紧紧的捞住了我的脖颈将我拉入了他的怀抱中,温暖而又繁重的将一切负面情绪全部一拍而散。
“——卟哩酱,偷偷跑出来可是会让本大爷费神担心的哦!”
我被…深爱着。

一个小脑洞。

想起正联里超蝙相杀同框。
“我认识你。”
”是你。”
“不想我活,也不要我死。”

“我要你爱我。”
…这不就相爱又相杀了吗。…